周口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诛天帝姬 (55)有客来

发布时间:2019-09-13 20:32:26 编辑:笔名

诛天帝姬 (55)有客来

听完苏沉央的话之后,薛玉卿一阵沉默,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追究谁的对错不成,而且姜晨旭病倒了,以后军中大小事务要多多劳烦苏沉央打理了,所以,这个时候

,和他翻脸是非常不明智的。

“大将军好多了,现在正在休息,您需要去看看他吗?”薛玉卿收敛了怒气,非常心平气和的问道。

“不用了,他有你的照顾,我很放心……而且我相信你能照顾好他!”苏沉央注视了薛玉卿几秒钟后才说道。

“…………”什么意思,薛玉卿不算太明白。

而苏沉央也没有准备和他解释明白,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身就离开了,而在彻底离开薛玉卿视线范围之内的时候,又轻飘飘的传来了一句话:“只要你照顾好他,我保这军营之内不会有人再找你麻烦了…………”

………………………………

苏沉央这句话什么意思,薛玉卿不太明白,回到自己营帐的薛玉卿思量好久才沉沉的睡去,而且睡得也不算太好,满脑子都担心这姜晨旭这个家伙,怎么可能睡得好!

第二天一大早,薛玉卿就稍作打扮整理就去了姜晨旭的营帐,刚一进入,就看到姜晨旭坐在营帐内,身穿睡衣,披着袍子在饮酒吃肉。

………………薛玉卿郁闷了,想都没有想就说道:“你都这样了,还不好好调理,居然一大早的就饮酒吃肉,你是嫌自己身子不够虚,是吧!”

姜晨旭抬头看了一眼,是薛玉卿来了,又大口吃了一嘴肉,一边嚼一边说道:“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薛玉卿真心感到非常的无力,自己整夜的担心他,不能安心入睡,而这位事主却潇洒的很啊,一点都不为自己着急!薛玉卿真想一走了之,完全不管他了,但是,现在两个人是绑在一起的蚂蚱,或者更准确的说,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是依附于他的存在,所以根本就不能一走了之啊。

薛玉卿努力的压下自己的怒火,很勉强的露出微笑的说道:“王爷,您的身子现在正虚,实在不宜过于饮酒吃肉,您现在需要静养,用药物和饮食来调理自己的作息,慢慢的回复精血。”薛玉卿努力的露出自认为和蔼的笑容说道。

可是某人却完全的不领情,姜晨旭皱了皱眉头,露出非常嫌弃的表情说道:“拜托,你能不能不露出这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很恐怖的!”

这个时候的薛玉卿真想一口老血喷死姜晨旭,但是,谁叫姜晨旭现在是病号呢,天大地大病号最大,薛玉卿非常非常努力的压制自己的怒火,对自己说,要忍耐!

“那您准备怎么办,难道准备以这幅‘尊荣’面对三军的士兵,让大家为自己的领头人担心不已,军心不安吗…………”既然‘温柔’不顶用,怎么只好用威胁了。

“这事你就不用管了,真人自有妙计!万事我已准备妥当了,三天之后就可知晓了。”姜晨旭非常自信的说道,而且说完又大口的喝了一口酒。

……………………

随后便是军队的整修三天,‘官方’传下的命令是说,马上就要进入南疆的地盘了,大家修养三天,养精蓄锐,随后一鼓作气的攻下南疆。

实际上却是姜晨旭努力的调养自己,恢复精血,起码不要看起来那么虚弱,姜晨旭虽然说自己已经有了万全之策,但是薛玉卿还是很不放心,每天每天的熬制各种苦得要人命的,却非常有效的草药,按时按量的送到姜晨旭的营帐之内,监督他喝完,不管他有什么理由,都必须喝完。

连续喝了三天,导致姜晨旭现在一看见薛玉卿,下意识的皱鼻子,实在是那草药太苦了,苦的让人可以把苦胆吐出来,不过良药苦口利于病,三天的苦药过去只好,姜晨旭的脸色好上了很多,虽然精血都没有回复,但是,面色却红润了起来。

第三天黄昏时候,各位士兵已经开始打包行李,明天准备上路了,而薛玉卿还在姜晨旭的营帐内监督姜晨旭喝药,薛玉卿真的没有想到,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大英雄居然对于喝药这件事情,这么抵触,抵触到用尽各种方法不喝药了!

而薛玉卿也已经豁出去了,不监督他喝完药绝对不走!

就在他们两个孩子营帐内僵持的时候,半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响彻天空的白鹤鸣叫。

“这家伙终于来了,我的苦日子终于要到头了!”听到白鹤鸣叫之后,姜晨旭马上喜上眉梢,把药碗随手的一放,三步五除二的跑出了营帐,薛玉卿也立马跟了出去。

这个时候的一只白鹤正在营区上方盘旋,这只白鹤远远看上去就极为不凡,只见它羽色素朴纯洁,体态飘逸雅致,鸣声超凡不俗,很有一种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的气势。

而这只白鹤看到姜晨旭的身影之后,同样很是欢喜,一个俯冲就飞了下来,众士兵看见这只白鹤不明所以的冲向了自己的领军人物,哪能不急,身手快一些的,已经弯弓拉满,射出了第一箭了…………

而这白鹤却无丝毫慌张的状态,半空之中抖擞羽毛,身旁出现一阵乱风,把射向它的利箭全都吹的偏离了航向。

众人又准备第二轮的射击,而姜晨旭却大喊一声道:“所有人都住手,这位白鹤是本将军请来的一位故人,大家无需紧张。”

随着姜晨旭的一声叫喊,所有的士兵都放下了手中的长弓,但是警戒的眼神却不少半分。

而在大家警戒的眼神之中,白鹤徐徐落下,随着他最后的落得,白鹤羽翼脱变,化成了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孩童,很是老气横秋,死气沉沉的行礼,叫了一声:“白鹤见过三少爷。”

“白鹤,真没有想到会是你来,我以为这点小事,就让‘兜子’跑上一趟就可以了,真的没有想到,居然劳烦你跑这一趟了。”姜晨旭虚手一引的说道:“既然来了,就不要在外面说话了,咱们里头去聊。”说着就率先进入了营帐。

而白鹤扫了一眼薛玉卿之后,紧接着很是大大方方进入了营帐!

热淋清颗粒的作用
心肌梗塞有什么症状表现
小儿退烧药哪种好
夜尿增多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