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莲火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8:45 编辑:笔名

日子突然清闲下来,呈现出少有的安静融和的气氛,我发现带来这变化的根本原因是阿雪。一向疯疯颠颠爱打闹爱嘻笑的她不知何时变得温柔沉默,好久没听到她的尖嗓子大叫大嚷制造出噪音,也好久没见她风风火火蹦进打出地把门摔得嘭嘭响、发脾气乱扔东西把家里搞得鸡犬不宁,所以妈妈叨唠声和爸爸的斥骂声也因此平息下来,曾经绷得紧紧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了。
堆着书籍的黑暗屋角是属于我的王国,今天我走了出来,开始以新的眼光审视自己的家人。我从这个房间转悠到那个房间,爸爸在面壁思过,妈妈在挑毛衣,阿雪几乎判若两人,她的思想游离在很远的地方,就好象我一度漫步在童话小说里逃避现实生活那样。这可不是她的性格啊,究竟是什么改变了她?妈妈的叨唠和爸爸的斥骂从来没有压倒她,说服教育也总不见奏效。阿雪是个头脑简单不会思考的女孩,所以常为一点小事而让周围的人为她忙得团团转,她自己又性急烦躁,总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还乱发脾气和父母吵闹,让大家一刻都得不到安宁。
午后我倚在高高的红木窗上眺望远处青色的山峦,这是我最喜爱的座位,但家庭战争暴发时我就缩在屋角里,免得成为无辜的出气筒。今天我兴致特高,哼着歌儿还不时回头饶有兴趣地端详在屋里发呆的姐姐。她好象有心事,眉头微颦。这样一个安静无语的阿雪,我第一次产生了爱的感情,这才像我姐姐嘛!唉,终于扬眉吐气了,现在家里谁都不吭声就成了我称霸的天下。
我仔细观察下,吃惊地发现阿雪在这个城市里算得上最美丽的女孩,可是这一点都被她暴烈的个性掩盖了,现在才放射出夺目的光彩。阿雪侧面的模样那么温润可爱,那高挺精致的鼻子简直是独一无二的,碧蓝的大眼睛,丰润的鹅蛋脸,白里透红的肌肤,薄薄的嘴唇就象梅花瓣儿,但她的神情却有点忧伤,会有什么事呢?她会把什么事儿放在心里呢?我十分好奇。但我还没来得及探清缘由,阿雪却主动地向我托出了自己的心事。

2、

小冰,陪姐去外面走走好吗?
好啊!我从高高的窗台上跳下来,心情特别轻松愉快。我知道阿雪想和我聊天了,家里不方便说话。
果不出所料,当走到街边公园时,我还没开口问,阿雪的话就滔滔不绝地涌向我。她语调低沉平和,几乎让人觉察不到她在对别人倾诉,好像只是在自己内心里自言自语,我愿意当个沉默的听者,不去打断她的话,虽然她说的故事仿佛天方夜谭般不可思议,但对于我来说却是充满离奇和神秘的色彩,激发了我的好奇心和想像力。这个故事出自纯现实主义的阿雪口中证明了它具有真实性,所以我听得很专注,并且严肃认真地思考着。
事物本来十分简单,阿雪谈恋爱了,这当然是好事,她也老大不小了,正是谈恋爱的好时节,爸妈如果知道了应该会高兴的。或许她有了男朋友就不会让他们如此操心,还有希望添上一件喜事,可是她捡三挑四的谁都看不上眼,偏喜欢赖在家里做刁蛮任性的公主,好象她的亲人都是她的佣人要听她的使唤和差遣。
“爸妈知道了不会同意的,而且肯定会生气的。”想不到在这件终身大事上阿雪还是挺在意父母的意见的,原来她也不想惹父母恼怒,只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坏脾气。我觉得这时候的阿雪真是通情达理善解人意。
“你不要告诉他们,我只能对你一个人说。”看我慎重地点头答应,阿雪就转入正题。
“他是出类拔萃与众不同的男人,当他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就知道非我莫属,他就是我找寻的人,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能打动我,只有他。但是,我们却不能在一起,他在另一个世界,他是魔,他不能爱我”阿雪停顿了一下,仿佛不知道如何说清楚,在整理自己纷乱的思绪。我就像在听一个遥远荒诞的故事,暂且还不想把这故事和现实接轨。
“他不能爱我,所以后来他开始逃避我,其实他逃避我正是因为他爱我,他怕伤害了我。可我并不怕任何伤害,我告诉他,我只爱他一个。”这样坚贞的爱情就象神话一样让我感动。
“可是他不能见爸妈,爸妈也不可能接受他,如果我跟了他就再也见不到爸妈了。”我流露出一些疑问,但立刻想明白了。两个世界的人不能自由地来往,肯定隔着一层难以逾越的屏障。
“我已经决定跟他走,因为这一生我都遇不到第二个让我喜欢的男人了,你知道的,我从来没看上过谁,那些凡夫俗子没有一个能和他比,除了他我不会爱上任何男人。”我相信这个,以阿雪的任性确实如此,这样的别无选择,我认为应该给她支持,就肯定地点了点头,但又皱起了眉头。
“他说他会给我带来灾难的,他说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说一切都没有可能。他走了,他好多天没出现了,为了我着想,他打算放弃我了,我知道他想放弃我了。可是我忘不了他,我怎么也忘不了,我忍受不了没有他的日子,我想他,我想见到他,我要去找他……”阿雪几乎是没有间断地一连串地说出这番话,泪水在她眼眶里打转,却没有掉下来。我装作去看路边的花草,避开阿雪的眼睛。这样一意孤行的行为是为世人所不容的,我知道很不理智,但反复权衡下还是决定站在阿雪这一边。
当阿雪的呼吸缓和下来时,我才回头去正视她。
“姐,你要去找他是吗?我陪你去!”
阿雪脸上露出宽慰的笑容,她说:“我知道只有你会支持我,也只有你能帮我。”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啊,姐?”
“当然是现在就去,已经快到了呢……”

3、

“啊!”
我突然发现周围的景观已大变,不知什么时候已来到古城的遗址。这里仍保留着旧城的风貌,一大片低落的瓦屋和泥墙,破败得宛若一个沉睡了千年的梦。近几年城市大规模地建设,高楼如雨后春笋般崛起,而历史的残痕在此剩下最后的一角——城南河坊区,三面环山,东面江潮西临湖波,是块风水宝地,两朝古都尽建于此,现已属文物保护区范围。这里人迹罕至,多数百姓都已迁移,只有一些街边的店铺三三两两地开着,季节性地迎接外来游客。时至深冬,连游人也灭绝行踪,显得格外清冷,视线可以不受阻拦地从巷头直达巷尾,望不见一个人影,唯有一地落叶无人清扫,在凄冷的北风里忽儿地翻飞旋转,如同获得生命一般。
我庆幸阿雪能够信任我,以她任性妄为的脾气独自来此也极有可能,那就太危险了。至少我还学过几招功夫,相信可以保护她,对冥灵世界我比她更了解,知道有种心念力量可以击跨一切,而且胆量、正气就是最好的护身符,可以所向无敌。我敏锐的直觉已预感到渐渐迫临的诡异。
是什么呢?我警惕地四下里搜索,似乎又一切正常。斜阳从西山的云层里吝啬地挤出一点点微弱的光线,在残垣断壁上涂抹上昏黄的颜色,丝毫感觉不到它的热度,随时都准备打道回府,收拢起它的羽翼。
“既然他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你又怎么找得到他?”在迷宫般密布的胡同里盲无目的地穿梭时,我奇怪地问道。
“感觉……”阿雪的回答相当含糊,好象心思又飘到很远的地方去了。须臾,我正要再次打破沉默问一个关键的问题时,忽听阿雪紧张地低语:“他来了!”我吓了一大跳,怎么毫无征兆就出现了,我可不喜欢遭遇偷袭,还毫无心理准备呢!
“在哪?”
随着阿雪玉指一点,赫然间看见有个巷头晾着一套男子的衣衫,说晾不确切,没有看到任何的支撑物,似乎是临空地悬挂着。我后背蓦地窜上一股冷风,另一个世界就近在咫尺,阴阳消失了界域。
“他在哪?”
“在那……”阿雪还是点一点同个方向,魂不守舍地望着。
“那只是一套衣服!可是他在哪?”
“就在那里。”
“可我没看到他!”
“我知道他在那边。”
“你看到他了吗?”我很焦急,一个看不到的人如何去应付?不过他既然是另一世界的人,或许就是没有躯壳的,但一套衣服意味什么,里面有个灵魂吗?衣服空荡荡的没有饱满的形状,灵魂会藏在哪里?灵魂不需要任何空间?我紧紧地盯着这套衣服,可衣衫丝纹不动,没有一点复活的意象。我发现这条巷子特别幽暗,与别的巷子不同,仿佛四周的阴寒之气正在凝结,那套不会随风摆动的衣衫像一个冥界的招牌,不动声色地窥视着我们。斜阳不知何时已完全收拢它的辉光,黑暗悄悄地浓重起来。没有阳光没有人迹的巷子里晾着一套衣衫,与周围的环境很不协调,十分可怖。
阿雪对此非担没有恐慌之色,还面露欣喜,扯拉着我想过去。我很想证实一下那套衣衫是否真的存在,就随着她走了过去。
只往前走了几步,衣衫霎时消失。我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他还是不想见我!”阿雪难过地说。

4、

我们走到那悬挂衣衫的处所时,意外地发现这里住着一户人家,两个丑陋得分不出性别的老人,不但满脸皱壑,且扭曲狰狞。我突发奇想,问阿雪:“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他叫司徒。”阿雪说。
我拉着姐的手,挤进狭窄的门廊,在那扇腐蚀几乎要倒塌似的木门上敲了几声,门本来就敞开着,里面黑洞洞的。
“请问司徒在家吗?”
“不在。”一个苍老嘶哑的声音。
“那他就是住在这里喽!他什么时候回来呢?”我回头向阿雪眨眨眼睛示意。
“不知道。”嗡声嗡气的回答。
“没关系,我们就在这里等他吧!”我鼓起勇气壮起胆子迈了进去,紧捏着阿雪的手。
屋里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屋子又低矮得让人直不起腰,但我们决心要找到司徒,所以忍受着这样糟糕的环境。
这两个老人分明是魔头,老得都失去年龄的标志了,就象坟墓里挖掘出来的古董木雕,透出晦暗青绿之色。但真的走近他们也并不觉得太可怕,反而是他们不敢正视人类的眼光。一个老人蜷缩在角落里根本不搭理我,另一个在忙碌地做事,刚才答话的应该就是他吧。我厚着脸皮笑嘻嘻地跟在他后面,有话没话地套近乎,老人脸色很难看,并不答话。我最后问道:有什么事可以帮忙的?但他们并不是人情味可以打动的,这也在意料之中。我看出他们有驱逐的意思,可还是赖着不走,一旦离开这里,有可能就再也寻不到司徒的踪影了。我对这个司徒还是有好感的,他虽然是魔,并不象人们说描绘的恐怖,至少他不想害阿雪,还费尽心机地躲避她,我很想见识一下他,他当然不会像眼前的两个魔那么丑陋可憎,一定是长得极俊美的,一个魔会俊美到什么程度呢?我无法想像也百思不得其解。

5、

似乎很长的时间都过去了,我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来,发现屏幕黑了不能显示时间,这里接收不到信号,这也在料想之中。
难道他们要无止境地等待下去吗?这不是一个好地方,呆久了寒气侵骨,阿雪已冻得身体发颤抱起了双臂。面前的两俱形体根本就不通人情,如果不是碍于某种未知的原因它们很可能会一口吞噬了我们,我觉察到它们也同样地难以忍受我们,这种气氛令人窒息。
阿雪忍无可忍地走向门边准备离去,我也正有此意,因为它们根本不可能把司徒交出来,我们都已在等待中明白了这一点。阿雪悲伤欲绝的神情,仿佛失去了生命失去了整个世界,我难以安慰她,或许只有岁月才能磨灭她的记忆,解救她的劫难,或许生命终结的那一天,他们获得携手之缘。
阿雪走出门廊,我紧紧跟随。背后发出一股风声,象是摆脱纠缠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跨出门槛时,有一束阳光迎面照来令我眼前一亮,我当时就是这么种奇异的感觉,但抬头只看见有个年轻女孩兴冲冲地从外面走进来,神态自然大方得就像回到自己家里一样,看到我就流露出惊喜的神情,还用非常乐耳的声音朝里屋喊道:“有客人来啦?”很有挽留的意思,似乎想好好招待我们呢。但里屋发出几声沉闷的声响,类似野兽的低吼,女孩颇有畏惧之色,但仍对我们报以热情的微笑,真是明睫皓齿,她毫不掩遮对我的好感和喜欢。
在这样晦暗险恶的境地遇到这样鲜亮的人儿,本已令我很困惑,她脸蛋上还飘着两朵迷人的红霞,神情态度似曾相识,这更让我迷茫。我们见过面吗?难道她也在人界走动?或许是在梦界?以我的判断后者可能性大些,对于魔来说应该是各界来去自由的,但她是魔吗?她是魔为何与魔的形象差别如此悬殊?她不是魔又如何会在这个魔狱出现?
我很不解,所以有点心神恍惚,形势已不容思索,只见阿雪走出好远了,我只好匆匆向女孩说了声:“谢谢了,再见!”迅速地离去。不管她是人还是魔,她让我心动,喜欢不仅仅是她容貌姣好,和相互间的爱慕之情,似乎还有种一见如故的缘份包含在其中。

6、

我跑到阿雪身边,阿雪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完全沉浸在自己感情的哀恸中。我挽住她胳膊,再回顾来路,自己也不知道在张望什么、希翼什么。
女孩脸上依稀两朵红云,仿佛意味着什么?对了,我想起好早以前做过一个怪梦:梦里我踱到一个湖边,对着湖面的波光沉思默想时,湖面上飘来一个女子,窈窕的身姿,似曾相识的眼神,热情飞扬地又说又笑,还猜透了我的暗恋之情,取笑我的痴傻,我就生气地扭转身不理她,但心里又对她很有好感,忍不住回头一望,女子已然不见,水面浮着一株红莲,红得几欲燃烧起来。我想起那女子穿着红裙衫,脸上闪着红霞光,这火莲花难道是女子变幻而成的?这样一个闪念就惊醒过来,梦非常清晰,甚至比现实更为逼真,所以一直没有遗忘。这女孩与那梦中女子有何关系?她会是那朵火莲花吗?天地间的奥秘隐伏在事物的表象底下,它们之间或许有着千丝万缕联系,并不是人类的聪明可以知悉的,也并不是人类有限的视力可以洞察的。

共 761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真实?虚幻?或许这样一个世界,存在于每个年轻女孩的心里深处吧。【答微】
1 楼 文友: 2008-10-12 06: 5:2 那朵神奇的红莲一直绽放在我梦境里,热烈的莲火一直闪烁在我心底,给我带来美妙的幻想,结尾很成熟
2 楼 文友: 2015-09-12 15: 0:54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
 楼 文友: 2015-09-12 17:11:25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
4 楼 文友: 2015-12-10 15:1 :21 品读精彩故事,感受百味人生,内容深入生活,值得人们深思,问好作者,顺祝写作愉快! 来到江山园地,流连忘返——目不暇给的欣赏和学习。思想的交流通过文字载体会更加深入,逐步提高写作水平是我的希望。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
儿童口臭
孩子流鼻血
宝宝口臭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