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热评彭文生财税土地改革符合预期资源价改将

发布时间:2019-11-27 04:59:58 编辑:笔名

[热评]彭文生:财税、土地改革符合预期 资源价改将加速

SMM讯: 11月12日,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全文正式对外发布。当天晚间8点半,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与机构举行沟通会议。彭文生对三中全会许多方面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尤其看好财税改革以及土地制度改革。

彭文生表示,三中全会公报中提到要改革税制,说明目前税制是存在比较大的问题。他认为,税制改革主要存在四个方面,第一、营业税改增值税还将扩大试点,包括铁路和邮电通信等方面都要在2015年之前完善。一开始上海试点的营该增,由于涉及少数行业,可能会增多税收负担,但后来中央财政搞了补贴,弥补了行业,这是对的,因为营改增的前提是保证不能增加负担。

第二、房产税要加速扩大试点,可能会在杭州、深圳等一线城市扩大,将来房产税是属于财产税的一种,这在国外都是有成熟的税种。

第三、消费税要由现在的中央来收转移由地方政府来收,这样也给地方政府提供一定的财权。消费税和增值税存在根本的差异,一个是消费环节征收,一个是生产环节征收,这两者也不冲突。

第四、要素价格改革,这主要是指资源类的价格改革,目前这方面已经开始在做了,这一次三中全会明确,等于将加速这方面的改革。

彭文生指出,虽然此次会议没有具体提到分税制改革,但其实这几个方面的税制改革也几乎都涉及到分税领域。分税制是90年代特殊环境中提出的词,现在改革也涉及中央和地方的分税问题,但涉及整个税种会大一些,房产税、消费税等这方面也都在其中

他强调,税制改革的整体思路不是开征一个新的税种,而是在原有税种的基础上,做到更有利于收入分配改革。彭文生坦言,此次会议公报中最符合预期的应该就是财税改革。

除此之外,彭文生也最看好土地制度改革。他认为,过去农民的土地收益权和交易权都很大限制。三中全会提出,要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完善金融市场体系,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在彭文生看来,这反映了将打破此前只能通过地方政府之手土地才能进入市场的现状,能使农民获得很大的收益,这也是推进城乡要素平衡的关键。

彭文生就此认为,目前各地已经在进行的土地制度改革试点,相信到2016年农村农用地确权能够完成,届时中央还将出台具体的文件。

关于土地制度方面,彭文生还注意到,此番会议没有提及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试点,因为这两个方面这些年争议非常大,许多人认为是以牺牲农民的利益来发展城镇化,这次没提,也表明了城镇化下一步的发展,不是以牺牲农民的利益为代价。

具体到城镇化的资金从何而来,他认为,一方面是财税体制改革,另一方面后续中央将允许地方发行市政债。

针对三中全会没有提到的户籍制度改革和人口计划生育方面,他表示,虽然这次没有具体谈到,但相信2014年部分中小城市率先取消户籍限制,人口计划生育方面目前已经得到高层的认可,后续将大力推进。

对上海自贸区的改革,本次三中全也并没有谈及太多,彭文生认为,早期的时候市场过于乐观了,现在又有些悲观,上海自贸区关键是金融试验,金融的自由化是最重要的。

至于三中全会内文没有提及太多的金融改革,彭文生对此不以为然。他称,金融改革的关键就是利率市场化,这几年以来利率市场化的步伐明显在加快,利率市场化与资本项目开放以及汇率市场化都息息相关,在利率市场化继续加快的同时,相信2015年在资本账户开放方面会有一个比较大的进展。汇率方面短期内,央行不会允许有太大变动。

他还具体谈到,利率市场化本身来讲一部分利率受管制,一部分利率不受管制,受市场供求资金的影响,利率市场化改革以后,平均的利率水平还是反映经济的基本面,有变化还是结构性变化,受管制的利率会上升,不会管制的利率可能会下降,而利率的主要风险是金融和房地产,这两点分别是房地产泡沫和影子银行。

房地产价格上升不能控制、地方融资平台不能治理、影子银行监管不能审慎监管的话,央行的压力就会增大,银行间的利率就会在高位,总体来讲对明年的利率市场保持谨慎的看法。彭文生表示。

整体而言,彭文生相信,随着这些改革措施的真正落实,将有效地缓解收入分配差距过大的问题,因为收入分配差距过大,关系到经济体制转换,如果切实落实的话,从经济增长来讲,短期将受到影响,但中长期将有利于中国经济。

不过,他也坦言,是否能落实牵涉到中央各级部委以及地方政府的利益,这也是为什么专门整理一个政策小组来协调的原因。前十年许多改革内容,出发点都很好,但到最后涉及部门利益时,最后都成了扯皮。这次成立政策小组希望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乐观中也同样透露着不乐观,彭文生也对国企改革和反腐机制方面不太看好。他认为,国企改革力度会小一点,不确定性会大一点。反腐机制方面,虽然提出了一些列转变政府智能,减少行政审批等事项,但反腐机制没有明确提出。

手机导购
民生新闻
亚冠